景观空间多维价值及运营模式探讨对未来社区的启发

—— 未来社区微课题系列之六

2019-12-27 | 
分享

千城微课题2 景观空间_副本.jpg

随着国家经济与文化水平的提升,人民对于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景观空间作为人民在日常生活中经常接触的物理环境,也需要进行相应的提升。在景观空间打造中,部分城市的城市广场和景观公园过分追求纯粹意义上的自然崇拜,导致城区甚至近郊虽然建设了大片的山林湖泊,却找不到可以举行一场球赛的场地。同时,景观空间设计中“开辟尽可能多的绿色空间,总是没有错”的价值观粗暴且直白,缺少社交、服务的价值维度及市民参与性的思考。

微信图片_20191217110049.jpg

在拓展景观空间的价值维度的同时,建造及运营方式也产生了新的转变。原先“长期由公家提供与管理景观空间、设计师实施落地”的方式,无形中将需求与供应之间的对接压力转嫁给了时常处于附属角色的设计师身上。但设计师出于对成本、业主倾向等方面的综合考虑,往往无法对居民诉求进行高效回应。因此景观空间的设计、建造及管理工作,需要多方参与决策,以促进市民真正诉求的回应。

一、景观空间多维度价值探讨

中国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政策、经济、社会观念等因素导致高密度城市的景观空间可达性不高。但屋顶农场、花园阳台等具有进入性、服务性的景观空间的出现,却反映出植根于社区居民心中的乡土情结。这种情况在西方发达国家部分地区也有出现。因此设计师对景观空间的多维价值拓展,不仅要吸收不同国家的景观案例经验,还要突破旧思路,打造满足居民需求的设计方案。

01.衢州鹿鸣公园

1.1.jpg

面临问题:鹿鸣公园的原有地形较为复杂,有红砂岩丘陵、河滩沙洲、平坦农田、灌丛荒草、枫杨林带等。场地中还分布着一些乡土景观遗产,如灌溉用的水渠和提水站。同时,部分临水丘陵与河面的最大高差将近20米。因此设计师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突破常规理念”(即此类场地被视为杂乱且毫无价值,对其常规做法是粗暴铲平)。

核心理念

2.jpg

都市农场:在保留原有植被的基础上,废弃地上种植大量的生产性作物,四季轮作;春季为油菜花,夏季为向日葵,秋冬季为荞麦,并辅植草本野花。同时,场内设置两处大草坪供人们开展露营、运动、儿童嬉戏等各类活动。这样的设计,不仅能使市民在不同季节到公园举行各类活动,还能使公园融入市民的日常生活。

3.jpg

多层次体验网络:公园内的栈桥、步道系统及多处亭台组成了环形游览网络。其中,场地内遗留下的凉亭(原是为田间劳作的农人提供午餐和休憩的地方)为公园的新凉亭设计带来启发,使它们带上乡土特征。同时公园内的整套步道系统还将生产性植被及其它自然风光充分囊括,使市民拥有了多层次的互动观赏体验。

结论:鹿鸣公园将具有生产性的农业景观与低维护的乡土植物融入景观设计内,不仅能发挥公园本身的观赏功能,还能作为使市民具有参与感、体验感的城市生态服务系统。

02.D街草坪(The Lawn on D)

3.1.jpg

面临问题:

5.jpg

D街草坪是波士顿会展中心大规模扩建准备项目。改造之前,D街是一个由空地、老化工业建筑和停车场组成,并且荒凉、未充分利用的空间。因此设计之初,设计师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改造一个能使市民受益的城市空间”。

核心理念

6.jpg

多样空间:D街新区以波士顿会展中心为核心,占据南波士顿、创新区、自由码头及香奈儿中心社区的中心位置。新区力求实现互动性、灵活性、技术性、艺术性,并吸引多样化人群(居民、工作者、与会者、游客等),使其成为全年龄段使用者的公共娱乐空间。D街草坪作为大型城市规划的先行实验性空间,展示并引领了这些目标。

7.jpg

低成本设计:项目通过采用低成本材料、可移动家具等措施,不仅将整体预算控制在150万美元内,还满足了多样化的场地功能需求:如用彩色沥青、标志性灯饰等材料划定聚会空间;通过分时段使用可移动家具,举办音乐会、飞盘、互动艺术、草坪游戏、乒乓球等多样活动。

结论:D街草坪改造源于设计师对景观空间价值体系认知的改变。它通过改造原有的“消极”城市空间,使社交功能和服务功能的价值得以凸显。

03.休梅克绿地(Shoemaker Green)

8.2.jpg

面临问题:

9.jpg

休梅克绿地位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校园内,是中央校园和宾夕法尼亚公园东西向连接的主要部分。该项目是将校园中一处年久失修的网球场和若干狭窄的步道改造成一块高效、多功能的绿地。设计之初,设计师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激发场地活力、提升绿地空间的文化与历史内涵”。

核心理念

可持续生态发展:项目利用地势差将网球场改造成储存雨水的底部空间,并在上方建造大型草坪,用含沙量较高的土壤保障绿地的蓄水功能。同时项目还最大化遵循环境原有特性,选用适宜当地生长的植被,促进可持续生态发展。

10.jpg

功能性景观:休梅克绿地作为校园田径运动场核心区的全新开放公共空间,具备诸多综合性功能,可支持各种规模活动的举办,包括重大的校内活动,比如:毕业典礼、大型集会以及宾州接力赛等国际性比赛,同时也可作为户外课堂、播放夜晚露天电影、举办音乐会和展览会等的场所。

结论:休梅克绿地不仅摆脱了原有空间的封闭狭窄特征,还在发挥观赏功能的同时,拓展使用场景,并用具有走入性、服务性的景观满足周边居民及学生的活动需求。

二、景观空间的运营模式案例

在空间中植入丰富的景观空间体系,已经成为理想城市规划中重要的一环。屋顶花园,社区公园等种种“公共”景观空间越精致反而越少光顾,从未打理的边角空间反而成为住客们争先恐后的乐园。殊不知市民对于真实需求的呼喊已经通过行动进行了表达,公民意识的提升促进了“公共”语境的转变,公民与第三方机构参与及管理的尝试也许能找到问题的应对方式。

01.草原公园(Kusappara Park)

11.jpg

面临问题:草原公园位于日本东京,于1991年由下中菜穗女士发起。彼时,下中菜穗女士与周边居民发现:公园虽有草地景观,但因有过多的限制,使孩子们不能尽情玩耍。因此在政府提出“公园计划”时,他们希望参与公园的建造计划,并提出了最早的草原公园设计想法。但由于外部因素干扰,最终使下中菜穗女士和邻居们为解决建设问题而提出:如果草原公园可以建造,他们愿意承担对公园的全部管理和维护工作。

核心理念

12.png

居民自治:草原公园拥有一个较为宽松的管理组织(由25个核心成员和50个的日常联络员组成)。组织成员与周边居民会轮流打扫公园,并对于公园中的座椅、水管等公共设施自发进行维护。在公园运营过程中,政府只需要承担材料费(远低于政府主导的修理费用)。通过这种居民自治模式,不仅能提升居民的参与感,也可增加与政府之间的信赖感。

自主运营:草原公园的管理费用基本由居民筹集:一种方式是出售设计师为草原公园设计的日历;另一种方式是出售用公园中的果子酿造的果酒(此方式虽然收入不高,但促进了邻里关系)。同时,公园使用者还会自发组织各类大型活动,如摆摊、唱歌、烧烤等。

结论:草原公园对“公共”空间进行了重新定义,将空间由政府管理转为居民共同管理。这种转变不仅有利于满足居民的个性化需求,还能作为一种“学校”,让参与者不断思考“如何组织活动”“如何参加”“如何实现自己的想法”等问题。

02.低线计划(The Low Line)

14.jpg

面临问题:伦敦泰晤士河南侧是伦敦人口和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以悠久的历史、复杂的交通环境而闻名。但该区域内建筑的权责归属较为复杂,不仅有中世纪的教堂,还有工业革命时期的仓库,更有富丽的现代公寓等各式形态的房屋。同时区域内蓬勃发展的经济和大量的文化活动,也促使政府亟需解决区域内的空间整合与环境疏导问题,但复杂的空间结构和权属关系使政府获取新空间和改造旧空间的策略实施困难重重。

核心理念

15.png

空间预占:低线计划较为重要的一步是通过空间的预占领,达成对空间的进一步拉伸,旨在确保原有社区形态稳定的基础上,实现地产商和社区利益的共赢。具体而言,设计团队以“低线计划”名义向地方议会建言,在地产开发区域和铁路高架之间留出可供行人通过的开放空间。其后,开发商即便取得某一地块的开发权,也必须留出充足的人行及自行车道路空间。这种方式能够最大化留住人流量,确保周边企业受益。

第三方协作与运营:Better Bankside发起并管理低线计划项目。它不仅是基于地理位置为本地企业发声的商业合作组织,更是伦敦BID(Business Improvement District)成员之一。其中,BID组织的工作内容代表了某一特定区域内所有缴纳资金的企业意愿。BID还将尽可能反馈调整股东意愿,协调企业、居民、权力机构之间利益关系。同时每隔五年,所有区域内已注册的企业可以通过投票决定是否参加BID的建设(如果大部分投票同意则强制性缴费进行)。

结论:面对复杂的空间结构、权属关系、利益纠纷时,利益各方通过引入第三方机构探索建设或运营方式,能在一定程度上平衡公共与私有之间的关系,确保创建共赢的城市景观空间。

三、对未来社区中景观空间的思考

微信图片_20191217094141.jpg

城市广场及景观公园作为未来社区场景落地中的重要载体,需要充分结合市民的生活情境及使用需求,同时未来社区场景中运动健康、社交分享等活动频繁发生,更进一步促进了景观空间设计对于社交、服务等价值维度的拓展。

对于未来社区九大场景中的治理场景,市民自发参与建造与治理景观空间的方式将有利于居民与政府建立更为良好的互动关系,并加强居民对未来社区主人翁身份的认同感。而通过第三方平台等措施,将区域内居民、企业从业者等群体的诉求进行整合与调整,有利于区域内景观空间的整体品质提升。

景观空间系统的价值维度及使用运营方式会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公民诉求而变化。现阶段居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促进了景观空间由增量扩张向存量提质的转变。其中,景观空间的公共服务属性与多样化的治理运营模式无疑将成为未来社区生活场景中重要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