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幼空间的创新设计与“托幼一体化”下新商业模式—对未来教育场景的启示

—— 未来社区微课题系列之七

2020-02-25 | 
分享

一、引言

根据《浙江省未来社区建设试点工作方案》(浙政发﹝2019﹞8号)的未来社区九大场景指导要求:教育场景应高质量配置托儿服务设施,重点发展普惠性公办托育机构,探索临时看护、家庭式托育等多元化模式,强化专业托育员培训和监管体系建设,实现3岁以下幼儿托育全覆盖;提升扩容幼小服务设施,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打造社区线上线下联动的学习交流平台,打通优质教育资源进社区的渠道,集成素质拓展、兴趣活动等多种类型教育服务。

在当前的信息时代,幼儿教育已不再是单一的幼儿园教育。探索新的教育理念、教学模式及匹配的托幼空间设计,将是提高婴幼儿教育水平的重要措施,是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重要环节;推动“托幼一体化”发展,推广新型托育服务模式,将是高品质未来教育场景的发展趋势,对落实“以人为本”理念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本文通过托幼空间的创新设计案例和“托幼一体化”下的新型商业模式两个角度,对未来社区教育场景展开思考与建议。

二、托幼空间的创新设计案例

1.舟山In&Joy因乐国际儿童成长中心

本项目位于建筑主体二层,用狭长的L型通道衔接两个主体区块,并在不同主体区块中间布置楼梯。这种分散而复杂的原始空间结构,与传统空间大相径庭,打破了原有空间的整体性,造成视觉重心丧失,空间序列混乱。

 1.jpg

原始平面图,红色标出是外部通道

因此设计师以“园”为设计核心,用新中式理念重新定义涣散的空间,打造具有强烈可读性的园林空间。设计师希望在内向空间营造出园林的开放感,使孩子们在跑动时拥有流畅的空间体验,让自然诱发孩子的探索乐趣。同时设计师还以“结构做空间,几何做结构”,打造了斜顶且圆形、方形且偏移的教室空间,期望用不规则空间还原出千姿百态的世界。

 2.jpg

调整后平面图

3.jpg 

空间模型

设计师还用不同颜色营造空间氛围,譬如用浅蓝色的斜顶背景墙式前台设计,迎接孩子与家长的到访;用暖橘色的前厅及柔光空间设计,安抚孩子们的情绪;用简单朴素的色彩,让教室内的孩子更专注于课堂内容。

4.jpg 

大厅

结论:幼儿建筑是儿童认知的起点。因此在设计方案中,引入“自然”理念,打造朴素、明快、多样的空间,并通过“留白”给予孩子更多游戏及探索的空间和机会,不仅有助于培养幼儿的专注力,促进内心创意的萌发,还有助于提升幼儿间的交流与互动。

 5.jpg

游戏/活动区

2.乐成四合院幼儿园

本项目由MAD建筑事务所设计,以“漂浮的屋顶”为设计理念,把一座自1725年已有历史记载的四合院改建为幼儿园,在保护和利用古建筑的同时,使其与周边的现代建筑进入融合,巧妙展现出多层次、古今并存的城市场景。这种设计成为了现代空间与历史建筑相融共生的一次新探索。

6.jpg

鸟瞰效果图

“漂浮的屋顶”在建筑二层的水平方向呈现低矮平缓的形态,最大化地将不同建筑之间的有限空间打造为户外活动的平台,是孩子们室外运动的主要场所。同时在平台的西南侧,打造了一个个“小山丘”与“平原”,相互交错、高低起伏,提供了多样的嬉戏空间。

 7.jpg

儿童屋顶跑道

“漂浮的屋顶”下方是开放布局的教室、图书馆、小剧场、室内运动场等空间,可满足400名孩子(2-5岁)的日常教学需求。这种流动型布局营造了一种自由、共融的空间氛围。

8.jpg

局部鸟瞰

9.jpg

庭院透视

10.jpg

整体模型

结论:本项目对探索未来社区建设中新旧交替的业态融合、插花式配套功能设计具有借鉴意义。它融汇中国古代智慧及现代建筑美学,并突破传统的围墙束缚,创造性地在“无边界”环境中采用“探索式玩中学”的学习理念,让孩子们在屋顶穿梭、奔跑、嘻戏等过程中,提升身体素质、人际交往能力、语言能力,成为自信而富有创造力的学习者。同时本项目还通过古四合院与新空间的巧妙融合,帮助孩子们加深对时间维度与历史的认知。

3.越南槟椥TTC Elite Ben Tre幼儿园

环境是建筑创作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设计师要充分考虑环境因素,使建成的建筑能对周边环境产生积极的影响和贡献。越南槟椥TTC Elite Ben Tre幼儿园就是这样一个项目。它将人、自然及槟椥当地的深厚文化融为一体,营造了宁静安和的氛围。

 11.jpg

区位鸟瞰

幼儿园由两个独立的部分构成:一个是山坡的建筑形式,另一个是“山坡形式”之上的几何体量。这个规整的几何体量为满足孩子们的室内活动需求和培养艺术素养提供了优质空间,并为全景式城市风貌提供了理想的观赏点。同时该体量的下部空间是幼儿园的核心部分,其中包括一个由大型多功能厅连接的教室,用于满足日常教育和特殊活动的各类空间。这个多功能厅中有一个大型的景观游乐场,用敞开式空间格局与其他部分紧密相连,是孩子们和父母全天候互动、游戏和交流的理想之地。

 12.jpg

学生活动山坡

 13.jpg

圆形旋转楼梯

槟椥是湄公河三角洲内一个相对平坦的区域。本项目的山丘建筑形象为城市带来了更多的起伏变化。同时由于项目场地西侧面向Trúc Giang湖,因此在设计方案中建筑从西向东逐渐抬升,并在坡的顶部置入方形体量。这种处理场地的方式改变了现有的一成不变的城市结构,让幼儿园氛围更加活泼,使周围居民和山坡上玩耍的孩子之间也能产生视觉交流。这种设计使建筑不仅很好地对自然敞开,也巧妙地融入到社区内部。

14.jpg 

沿湖面

15.jpg

建筑模型

16.jpg

沿街透视图

结论:本项目案例中,设计师注重对孩子创新精神及潜能的开发,由于大自然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使山坡成为了社区幼儿园中最特殊的一部分内容。建筑依山就势,创造了不同趣味空间,不仅让孩子们可以在不同区域嬉闹、学习和活动,感受周围环境,激发好奇心,也给予了他们多重感官体验。

三、“托幼一体化”下的新型商业模式

近年来随着我国二孩政策的放开,人们对托育机构的需求越来越强烈。2019年6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托儿所、幼儿园建筑设计规范》(征求意见)要求落实幼托一体幼儿园、托儿所建设。

17.png 

幼儿活动展示

1.“托幼一体化”的必然性

首先,0-6岁是人生的初始阶段,是相对完整的年龄阶段,必须实施整体性教育。托儿和幼儿所处的年龄阶段都是儿童发展的直觉行为思维阶段,这一阶段是儿童的身体、智力、情感和社会性逐步生和建立的时期。由于历史原因,客观上造成两个阶段教育的严重割裂,造成了学前儿童教育缺乏连续性、完整性,不符合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托幼一体化”不能局限在两种年龄班的机械合并。其次,在幼儿园中实施“托幼一体化”有不少优势。从执教人员的素质来看,他们大多具有教师资格,是从事教育的专业人员。从物质条件来看,城市中的不少幼儿园环境优美、设施完善。

2.“托幼一体化”的突破点

目前我国的“托幼一体化”还处于摸索阶段,托育行业存在供给不足、机构良莠不齐、监管体系不完善、专业队伍不足等问题。这也是幼儿教育界亟待突破的问题。我们从以下三个角度出发思考其发展的可能性。

2.1管理、教育一体化

实现“托幼一体化”,不是简单地把托儿所、幼儿园两种教养机构联结起来。首先要做到管理体制一体化,即建立以教育部门为主、多部门参与的管理体制。同时一体化的真正实现必须建立在教育一体化的基础上,并以“托幼一体化”为核心。托幼管理一体化是托幼教育一体化的条件,教育一体化是管理体制改革的必然趋势。

18.jpg 

课堂动画图

2.2师资力量

实施“托幼一体化”最大的瓶颈在于师资力量。由于托班儿童年龄低,因此对安全要求高,管理难度大,需要有更专业的托班保育员和老师。同时幼儿园是儿童走进社会的第一站,老师的举止言谈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儿童,因此对师资水平要求也较高。

2.3民办园的发展机遇

“托幼一体化”无论对营利性民办园还是对普惠性民办园来说,都是发展机遇。其中,普惠性民办园做“托幼一体化”具有一定操作性。对于小区配套来说,普惠性民办园满足3-6岁幼儿的普惠学位后,其他的学位可以做0-3岁的托班,收费受市场调节。但是“托幼一体化”的难点在于主管部门不同:涉及3-6岁的民办园由教育行政部门监管,涉及0-3岁的民办园需要卫生部门许可。

 19.jpg

课堂教育效果图

3.幼儿托育服务的新型商业模式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原本依附于企事业单位的托儿托育服务体系已经全面瓦解。同时,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不健全、幼儿托育服务缺乏规范管理和行业标准、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机构困难重重,导致民办托育服务市场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从传统角度看,幼儿托育服务机构主要有以下三种类型:

1.早教机构兼收的少量托班,收费昂贵。

2.少数幼儿园招收托班(仅针对入园前一年的幼儿)以及幸存下来的零星托儿所。这类机构每年招生名额有限,只能够覆盖极少数家庭。

3.家庭式个体托管机构。这类机构规模很小,以看护幼儿为主,照顾吃喝拉撒,教育含量不高。

同时,传统模式下的托育服务行业存在投资回报率低、运营费用和前期投入大等问题。如果只是以幼儿托育服务这个狭窄的角度来思考,以上问题仍然无法解决。但是从整体角度看待“幼儿养育+教育”服务现状,可以发现这个细分市场存在刚需、痛点及规模等影响因素,战略角度更有社区流量、终生教育这两个关键机会,缺的只是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20.png 

教育场景

如今,随着市场需求的日益凸显和资本力量的加速助推,市场出现了多种新型的多元化商业机构,其中幼儿托育服务正是这些机构的主要服务内容之一。这类机构也是我们本次所讨论的新商业模式对应机构。

在立体化的新商业模式中,服务场景按照线上/线下、家庭/机构分成四个大类,每个大类都有具体对应的服务形式,比如场景一(家庭+线上)中,就可以通过推送在线内容、照料者在家中操作执行的方式完成;场景四(家庭+线下)可能涉及专业人员定期上门咨询指导;场景二(机构+线上)通过小班直播等形式提供支持服务;场景三(机构+线下)基本可以看作是类似传统托育的服务模式……机构根据孩子年龄阶段、成长数据和发展目标,从内容池中为每个孩子定制针对性的服务内容,并根据每个家庭的实际情况组合个性化的服务形式。

21.jpg

服务场景类别图

在这样一个立体化商业模式中,整个服务的周期可以向前推进到新生儿阶段;服务的场景可以完整覆盖婴幼儿家庭的养育+教育需求;直接的服务对象也不再仅仅是孩子,而是包括了家庭成员和照料者,尤其是妈妈群体。

同时这些新型多元化商业机构还进行了其他各类服务模式探索,比如:多乐小熊立足于服务社区0-6岁婴幼儿及家庭的专业日托+高端早教,除了为0-3岁幼儿提供托育之外,还利用幼儿离园后的教室为社区4-12岁的儿童提供专业早教及丰富多彩的兴趣课;袋鼠麻麻面向2-10岁儿童的提供托管服务,同时也开设各种放学后的晚托兴趣班;茂楷除了提供0-3岁幼儿的全日托服务以外,还为幼儿家庭提供家庭教育咨询、父母工作坊等。

22.jpg

儿童与父母协作

四、对未来社区教育场景的思考

未来社区可以依据地块规划的不同,因地制宜地打造“托幼一体化”养育托管点和幼儿园。本文通过三个托幼空间创新设计案例,为打造未来社区教育场景带来三点启示:

1.幼儿园是儿童成长的乐园,是儿童梦起飞的地方。设计师在设计初期应周全考虑,布置多样、开放的趣味环境,塑造教育性环境,并尽可能留出灵活开放的空间,以便儿童自由玩耍及开展不同活动,使他们在这里学会与人相处。

2.打造极简主义空间,让儿童消除外部干扰,集中精力学习。

3.打造一个尊重当地历史景观的当代设计,并通过自然空间的延伸,或者自然环境,让儿童自由、安全地玩耍和学习,促进各个方面成长。

同时幼儿园不只是看护孩子的地方,更应是接受教育的场所,而“托幼一体化”正好可以让儿童得到的更连续、更完整教育,让师资力量更多元化分享。面对“托幼一体化”这样的未来园所发展趋势,未来社区研发中心认为:要实现3岁以下托育机构的设置方式多样化,可以依托幼儿园设置,也可以单独设置;要鼓励3岁以下托育机构的运营方式多元化,即社区办、企事业单位办、社会资本办多措并举;可以采用线上线下联动的组合服务模式,满足不同家庭的不同时段需求;可以引入具有公益性、高端性的多层次、多样化托育机构,探索家庭式共享托育新模式。